钩吻

宁愿是条船如果你是大海

【武华】惊蛰(一)

是给师傅的正剧文(消瘦 )

◇参考我们服的一对真人武华cp琴白,由于避讳改了一点点人名瞎鸡儿写qwq
◇新画风尝试,幼儿文笔, 屯一个很大的脑洞
这两只很可爱的,本章是:好好道长x问题儿童(不是)
◇be,he不定



    道长这一回头却是看见了熟识。上次会武见过的华山少侠,这次在少林寺内见到。问他为何而来,他只说下山云游。然而他却看到华山拜佛,头实实抵着地。
    “少侠信佛?”道长问到。两人骑着马,满目尽是红枫,威严的钟声传遍了少林每一个角落。沾染香火的空气安静下来,只得听见马蹄声。
“替家母拜一拜,还愿。”
    道长也没有多问。道句原来如此。马蹄轻轻敲着青石地面,钟声一下下敲着他的心,一种莫大的敬畏从心底腾起。
    思绪却回到了去年的凛冬。
    几片飞雪掠过行进的人群,一点零星融入他额前朱砂。冰冷的寒意由此灌入四肢百骸,秦尘赶紧运用内力驱散寒气。四周的几位师弟们深一脚浅一脚,白茫茫的大地,印下的足记覆了雪,竟将他们的痕迹淹没。
    秦尘就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,遇见的剑客。那个时候他的眉眼还没长开,不过已经初步有了大人的模样。
    人家都是据理力争,只有他两只手揣在一起,胳膊紧紧环抱着剑,偶尔抬眼看看,秦尘却能从中读出不屑来。
    “还不上,说过多少次了……”小剑客鼻子冻的通红,寒风吹出的眼泪刮在睫毛上,冻亮一层细密的水珠。“还钱是不可能还的,借钱倒是还有可……”
    “白少流你个死孩子说什么哪!”谷潇潇小师姐冰凉的手钻进他被掩盖的后颈,轻轻地捏他一下。那孩子哼了一声就不说话了,只是转过眼去不去瞧这些仙鹤似的小道长们。
    天气恶劣,大雪封路,山路变得崎岖难行。华山的师姐便邀他们住下,从长计议。

    秦尘还记得最后他们被分到了一间房,——那其实就是小剑客的卧房。小剑客很不情愿地抱着被子爬到床下,秦尘心想他该不是要打地铺吧,结果真被他猜对了。
    "你上来,一起睡。"秦尘拦住他,握住他的手。
     他的手竟然是一片冰凉的。也许是华山久积的寒意,使得他的手也是冰的。让人觉得剑客也是冰的,疏离的。
    鬼使神差的,他拽着小剑客不松手了。小剑客动了几下,见他不松开,气急败坏瞪大了眼睛。
    “哎,你别动!”白少流终于挣开了,听见小道士说不动,乖乖停下了。
    “我给你捂捂,不行吗?”秦尘揉揉剑客的双手,他手背上尽是冻的血淤,化不开,触目惊心的一片一片青紫。
    “……不要,不要你捂了!”小剑客猛地抽出手,贪恋的温暖瞬间消失,他连忙把手放到嘴边轻轻呵气。
    屋子里的温度要比屋外暖一点,可人呼出的气还是会变成一团团的白雾。
    秦尘觉得那呵出的白气像刚盛出的热汤冒出的,于是对小剑客说,“我要喝热汤。”


    于是他就真的拉着小道士跑进厨房盛了一碗,生姜和胡椒混合的味道,嘴巴没碰到碗碗沿似乎就能熏出了眼泪。
   “喝吧,不过里面没有肉。最近开销很大。”小剑客端着碗,像喝酒一样,也不顾烫不烫嘴皮,一饮而尽。
    小道士也像模像样学起来,先是浅浅尝了一小口,一点舌尖上的鲜香诱使他继续深入,鼻尖也探到麻椒的麻香味,饱饱吸上一大口,那暖意上冲面门下至脚底,让人爽快地流了一身的汗。
    热气熏的脸红红的,额头还冒着汗。秦尘又探了探小剑客的手。小剑客的手背热乎乎的,这下他变得暖和了,真好。



    很久之后道长打扫旧物时翻到一封故人的来信,展开一看,上面的字铁划银钩间张力似乎能穿透纸背,能让人那马上想起字迹的主人该是一位多么风流轻狂的少侠。那上面写着很短的几句话。

    道长,上次送你的酒,是否喝完了?我在龙渊又挖出一坛,下次你来,我们一并痛饮。
   你若是来,我就弄胡辣汤给你暖身子。漫天飞雪的时候我们窝在被子里,听雪从屋檐上簌簌落下的声音。要是闹出的声音大了,师兄师姐来敲门来问,我就说:“是我自言自语呀。”

    不知不觉秦尘将这些天真烂漫的话语读完了,随后是长久的沉默。
    他仿佛能看见,剑客眼瞳深处似乎闪着光,万千星辰都似乎落入他眼中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TBC

评论(6)

热度(11)